歷久彌新的動人旋律 愛的教育家吳漪曼 全心奉獻臺灣音樂教育

27
2021.01
師大人
歷久彌新的動人旋律 愛的教育家吳漪曼 全心奉獻臺灣音樂教育
前輩鋼琴家也是音樂教育家吳漪曼於2019年辭世,享壽88歲。(圖取自開放博物館共享資源;典藏者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
2020年11月6日夜晚,臺師大古蹟禮堂傳出悠揚的古典樂音,多位知名音樂家出席演出,曲目或生動活潑、或溫柔平和,但都一樣療癒人心,也讓現場聆聽的聽眾們在感到溫馨之餘,嚐到一絲思念的傷懷。

這是吳漪曼教授紀念音樂會,而就在一年多前,這位為臺灣音樂教育奉獻逾半生的一代大師與世長辭,享壽88歲。她勤勉溫柔,終生落實自身信仰,散播無私的教育愛,在師大任教的38年當中,她培育多位當代名家,而她不求回報的情懷,也被學生譽為「教育愛的實踐家」。


|顛沛流離無法阻其天分 承襲先父遺志勇敢赴歐
1931年生於江蘇的吳漪曼,父親是前上海國立音樂院院長、音樂大師吳伯超,因抗戰爆發,一家人輾轉逃亡,在那段共患難的歲月中,吳漪曼受到父親啟蒙,開始嶄露過人天賦。1943年,吳伯超接任國立音樂院第四任院長,吳漪曼也入學就讀,但因內戰劇烈,吳伯超欲將國立音樂院移至臺灣,於是他先讓妻女前往與親戚會合,自己卻搭上了「死亡輪船」太平輪,從此天人永隔。

但父親驟逝並未令吳漪曼從此消沉,她將悲傷化為力量,刻苦求學,就讀臺師大音樂系第一屆後,吳漪曼獲美國天主教玫瑰崗大學全額獎學金赴美求學。後轉於慈母大學畢業後,她再次獲得獎學金前往西班牙馬德里,向當時最具名望的大師古畢烈學琴。
 

吳漪曼與父親吳伯超
 
「吳老師跟她的父親是一脈相承的。」臺師大音樂系教授陳曉雰,曾為吳漪曼撰寫傳記,透過近身訪談,她發現吳漪曼完全遺傳了吳伯超對音樂的熱愛和執著。即使吳伯超未能陪伴女兒從事音樂教學,但吳漪曼的熱忱、專注、一絲不苟,就跟吳伯超一模一樣。

1956年,吳漪曼進入比利時布魯塞爾皇家音樂院就讀,但長期在不通風的地下室練琴,身體終於亮起紅燈,使吳漪曼不得不暫停學業治療。也讓她開始思考未來,正好母校發出聘任邀請,於是1961年,吳漪曼毅然決定回臺任教,將所學傳授給下一代學子。


|溫柔的嚴師 堅持為每一個學生打好基礎
在吳漪曼回臺任教前,臺灣的音樂教育仍尚未啟迪。現任音樂學院院長陳沁紅認為,吳漪曼對臺灣音樂教育最大的貢獻,就是將正統的鋼琴彈奏法傳回臺灣,並深深紮根。重視基底的她,要求學生一定要學習古典曲目。在她努力推動之下,現在臺師大音樂系的鋼琴課期末考,古典樂曲已是必考曲目。
 

吳漪曼與學生於琴房合影
 
年輕時的吳漪曼其實也有耿直、嚴厲的一面。「大家都很怕她。」知名鋼琴家、臺師大音樂系教授葉綠娜11歲就跟吳漪曼學琴,回想孩提時被吳漪曼指導的戰兢,不禁莞爾一笑:「她最重視基礎,而且很嚴謹,你一定要達到她的要求,不僅指法,她也要我們紮實學習樂理。」

然而,吳漪曼對學生的關懷是始終如一的,葉綠娜於1971年透過教育部資賦優異兒童方案赴奧地利薩爾斯堡音樂學院留學,就是透過吳漪曼與夫婿、知名指揮大師蕭滋的協助,並為葉綠娜出國的生活事宜都安排妥當。

臺師大前音樂學院院長錢善華也回憶,雖然吳漪曼教學嚴謹,但下課後對學生關懷備至,膝下無子的她,將學生視如己出,無論生活所需與心情點滴,吳漪曼都會盡心照料。


|身形纖弱內心強大 謙卑執著地完成使命
雖然吳漪曼在臺師大音樂系任教38年,資歷深厚,但她從未有過任何架子,身為天主教徒的她,畢生都奉行信仰所傳達的溫厚、祥和、謙卑、勤謹,竭力奉獻。

同為天主教徒的旅義聲樂家、臺師大表演所終身講座教授朱苔麗,正是由吳漪曼擔任她洗禮的「代母」,她對吳漪曼實踐信仰的熱忱尤其印象深刻。「我代母給我最大的身教,就是對教育要嚴謹、但下了課要全心溫柔關懷,所以我也盡力朝她看齊,像她那般關愛學生。」朱苔麗說。

陳曉雰回憶,當她剛回到母系任教時,負責系上課務與鋼琴組教學研討會的行政工作,同時吳漪曼是鋼琴組召集人,不僅在各項事務上熱心協助,甚至會後陳曉雰都會接到她親自致電道謝。2004年,吳漪曼的傳記完成,她還手寫卡片向陳曉雰致謝,令陳曉雰感動不已。
 

2003年捐贈蕭滋書稿,於國家圖書館致詞
 
吳漪曼另一個令人難忘的特質,就是她強烈的使命感。熱愛音樂、對先父與亡夫的思念、還有甘心奉獻的心,讓吳漪曼不僅作育英才,更四處奔波,以求繼承父志、延續丈夫蕭滋的智慧結晶。所以即使年事漸高,她仍堅持出席父親吳伯超百歲冥誕音樂會,並回到故鄉江蘇扶助當地的音樂教育;蕭滋過世後,吳漪曼推動成立「財團法人蕭滋教授音樂文化基金會」,四處推展音樂教育、鼓勵創作,也常挹注演奏或學術活動。
 

吳漪曼返鄉捐贈書籍予雪偃橋小學學童
 
吳漪曼也常奉獻自身,關懷贊助音樂學子。基金會剛開始時頗為拮据,多由吳漪曼自掏腰包補助;退休後在師大兼課,吳漪曼也將兼課費回贈,過世後更將畢生積蓄捐贈母校。

在吳漪曼準備遺囑時,朱苔麗正巧登門拜訪,便向吳漪曼提到近年成立的表演所;師大表演所充滿潛力,但教學與演出常受經費限制,希望吳漪曼能襄助,讓表演所有更多發揮空間。一心支持後進學子的吳漪曼,便委託親近的學生、文化大學音樂系潘慶仙教授與夫婿王寶輝律師協助,將1000萬元捐贈予臺師大音樂系、1000萬贈予臺師大表演所,金額之大,也讓人敬佩吳漪曼纖弱身軀之下,堅強無私的胸懷。

不只贊助,吳漪曼也常以行動支持音樂家,甚至一晚趕三場音樂會。陳沁紅提到,雖然吳漪曼行動不便,但在大小音樂場合仍可見到她的身影。她奉獻自己,扶植臺灣音樂教育,種種作為已可用「無我」二字形容。


|質樸的赤子之心 化作常拂心頭的一縷春風
讓後輩最懷念吳漪曼的,就是她的樸實與善良。「她可以幾十年不整修家裡,衣食也很簡樸,但只要面對後輩,她絕對慷慨。像我都那麼大了,她見到我,還是堅持要給我紅包呢。」回想起「代母」的敦厚與慈悲,朱苔麗仍是相當眷戀。
 

吳漪曼與學生於禮堂拍攝畢業照
 
吳漪曼住院後,學生們都殷勤探望。錢善華回憶,吳漪曼最後已經插管無法言語,但見到他時總是激動,吃力揮動雙手。「我知道她還在牽掛未了的教育心願。」深知恩師的錢善華,總是安慰吳漪曼,再三保證會完成她的交代,並在床邊吟唱聖母經,用吳漪曼最熟悉的經文陪伴她。

在吳漪曼離世後,她的學生各自都有緬懷她的方式。「我有時仍會繞到她的住家附近看看,就像以前探望她一樣。」葉綠娜說。而為了吳漪曼紀念音樂會,錢善華將聖母經古典中文版結合歐洲的葛利果聖歌,融合創作一首全新的「聖母頌」,並設計深具祝福的結尾,隱喻吳漪曼與蕭茲在天堂團聚。充滿大愛的她,已化作一縷春風,吹拂在每個學生的心頭,輕柔,但卻永不止息。(撰文:公事中心江敘慈 )

 
  
為紀念蕭滋、吳漪曼,臺師大美術系陳景容教授曾為兩人作畫,兩幅作品相隔30年,一人激情指揮、一人仰望天主,彼此左右相對,巧妙呈現兩人熱情所在,也暗喻了蕭滋與吳漪曼琴瑟和鳴的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