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盈蘭

第二十一屆(2021)
郭盈蘭
教育心理學系75級
財團法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1. 郭盈蘭一生奉獻於慈善事業,以大愛為弱勢發聲。她1986年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學系,其後為了透過法律途徑幫助更多的青少年,先後在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及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研究所畢業,期間更考取律師執照。
  2. 郭盈蘭愛子癌症病逝後,以已故愛子之名創立「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傳遞愛子生前熱愛生命的精神,幫助弱勢癌童家庭,鼓舞全球生命鬥士。
  3. 基金會成立以降,郭盈蘭持續推動公益活動關懷全球弱勢癌童,讓大愛溫暖全球每一個角落。包括推動「全球熱愛生命系列公益活動」、「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章徵選活動」、「希望獎章徵選活動」、「守護弱勢癌童系列公益活動」、設立「抗癌圓夢助學金」、「臺灣瀕死研究中心」等。
  4. 郭盈蘭更運用法律專業,成立「大觀免費法律服務中心」,幫助處理病童及其家屬的醫療糾紛、保險理賠等事宜,積極維護病患及家屬權益。
2021-06-05

為弱勢發聲 化小愛為大愛 讓愛的回圈綿延永續

 

慈善家郭盈蘭,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學系75級,曾是一名國小老師,也是少年法庭觀護人,輔導過許多犯罪青少年,後來跨入法界成為律師。41歲歷經喪子之痛,決定將小愛化為大愛,以已故愛子之名創立「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紀念兒子生前熱愛生命的精神,永續推動「全球熱愛生命運動」,並且鼓舞他人愛惜生命,幫助弱勢癌童家庭。



師大教心系求學 助人精神深植於心
 

  郭盈蘭出生於屏東縣萬丹鄉的農村家庭,家人有傳統重男輕女觀念,認為女孩子不需要繼續升學,幸好臺灣當時正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她得以進入國中念書,開啟她的求學路。她刻苦學習,第一屆萬丹國中畢業後,考取了屏東師專,在屏東水利國小任教五年,後來被保送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學系。當時系上老師的言教身教,奉獻助人的精神卻深植她的心中,潛移默化影響她日後的人生道路。

  想起當年教心系導師洪有義與吳武典教授,郭盈蘭說老師不僅關心學生學習狀況,也會詢問學生在校生活情形,即使畢業後師生也還會繼續聯絡,讓這份情誼長存。導師無微不至的關懷就是最佳典範,始終烙印在她的腦海,日後從事輔導工作時,她也是以同樣的態度面對青少年。

 

郭盈蘭(右1)率志工送愛中國大陸西北婦女兒童醫院關懷最弱勢癌童

  談起印象最深刻的一門課,她說林幸魄老師當時開的「社會工作」,帶給她最大衝擊。當時聽著林老師接觸過的貧困個案,臺下的她彷彿能夠感同身受,並且體認到社會中窮苦的人不在少數,需要大眾協助才能脫離難關。而且林老師省下不必要的開銷,將多餘的錢捐出去,那樣無私奉獻的精神,也悄悄在郭盈蘭心中萌芽,直至今日,仍讓她總是想到:「社會上受苦的人那麼多,我如何把多出來的資源拿去幫助需要的人。」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博士(右1)、創辦人周進華(右3)同獲哥倫比亞
國會以西元2019年第61項決議榮獲哥國國會最高褒揚勳章肯定

律師袍下 懷有慈悲之心

  師大畢業後,她並不像同學進入國高中任教,或是擔任學校輔導老師。郭盈蘭考上少年法庭觀護人高考,要面對更為棘手的犯罪青少年。教心系的訓練,也在此時派上用場,因為當年修習的課程涉及心理、諮商輔導,對於輔導青少年
工作來說,有著莫大幫助。

  她說,處理青少年犯罪個案,需要抽絲剝繭這些偏差行為,背後有著許多因素,包含家庭、個人身心、社會、學校、整體環境影響,絕非單一因素構成,了解事情脈絡,才有可能找出問題癥結,同時還得考慮採行何種方式輔導孩子,協助他們重回正軌。「對待這些犯罪的人,不要覺得他們無可救藥,應該給予更多包容,更多關懷去引導他們走上正途,這些年輕生命,依然還是有無限可能。」

 

郭盈蘭(第一排左4)率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志工送愛上海兒童醫院關懷中國大陸最弱勢癌童

  許多次在少年法庭上看到犯了三分錯誤的孩子,卻要承受來自法庭十分的處罰,郭盈蘭一方面心疼這些年輕人還有大好前程,但是嚴刑卻讓他們對未來感到無望,另一方面認為判決不符合比例原則,希望自己能為這些誤入歧途的孩子爭取合理判決。

  她當時計畫再去進修法律知識,決定重新拾起厚厚的書本。白天在法院工作,晚上則刻苦讀書,25歲憑著實力插班進入文化大學法律系夜間部。畢業後又再考上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在38歲時成功考取律師執照。郭盈蘭笑說,現在回想起來,在大學時期壓根沒想過自己最後會去念法律,人生的際遇也讓她認為一個人的未來充滿無限可能。

 

郭盈蘭(左1)率志工送愛印度加爾各答德雷莎修女創辦的垂死之家

  執業期間,郭盈蘭看到許多青少年因交友不慎,吸食甚至販賣毒品,讓她感到相當痛心,但是她依然挺身為他們辯護,希望爭取較輕的刑罰,讓他們還有改過自新的空間。她的律師袍下,懷有慈悲心,社會大眾無法諒解的行為,她卻有著不一樣的解讀,因為受過教心系訓練,她以同理心分析錯綜複雜的犯罪因素,絕非僅有個人意志左右,其家庭、社會環境、人際交友,都是影響行為的重要變因,且認為孩子並非罪不可赦,還有教化空間,「多給這些孩子機會,他們也有活出第二人生的可能。」

愛子病逝 化小愛為大愛

  郭盈蘭從觀護人變成一名律師,憑著努力自我實現的故事,讓許多人感到激勵人心。然而在她41歲時,老天像是開了一個大玩笑,讓她面臨到人生當中最大的打擊。10歲兒子周大觀罹患罕見的惡性橫紋肌癌,短短一年之內,承受兩次開刀清除癌細胞、十二次化學治療、三十次電療以及截肢手術,抗癌過程備受折磨,身為母親的郭盈蘭當時每天幾乎以淚洗面,內心既是無助與痛苦。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推動送愛哥倫比亞貧民窟學校鼓勵所有同學讀出希望,郭盈蘭(右1)親自帶領志工參加

  然而這位抗癌小鬥士並沒有展現悲觀,在罹病截去右腳時,還曾寫下:「我還有一隻腳,我要站在地球上,我要走遍美麗的世界。」或許知道不久於世,但年僅10歲孩童所寫下的每一行字,透露出面對生命的積極與樂觀。西元1997年5月18日,周大觀仍不敵病魔離開這個世界,郭盈蘭和丈夫承受莫大喪子之痛,甚至不知如何背負傷痛繼續過生活?
 

郭盈蘭(左1)率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23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
中國大陸無臂書法達人郭乙博一家人及基金會創辦人周進華(左2)合影

  當他們在人生最灰暗的一頁,無法走出悲痛陰影時,社會大眾給予他們的關懷與祝福,讓郭盈蘭覺得感激在心,她也回想大觀抗癌期間,因緣際會接觸到其他癌症病童家庭,無一不是籠罩在對抗病魔的陰影之中,受盡巨大煎熬。她也曾在無數夜裡輾轉難眠,想到:「如果是弱勢病童家庭,該如何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博士(左1)送愛肯亞大象孤兒院肯定
第17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非洲動物保姆—達芙妮.謝德里克(Daphne Sheldrick)

  她回憶兒子生前曾說:「生命的價值是關心別人。」簡短一句話徘徊在她心中,最後彷彿化作一股願力指引著郭盈蘭和丈夫找到答案,她決定將悲痛化為關懷的力量,於是夫妻兩人拿出所有積蓄,加上周大觀遺作《我還有一隻腳》暢銷一百多萬冊的版稅以及各方善心人士的小額捐款,成立「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希望藉此傳遞愛子生前熱愛生命的精神,幫助弱勢癌童家庭,也鼓勵更多生命鬥士,將愛匯聚傳播出去。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博士(左1)帶領第22屆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得主參觀高雄港

  基金會自西元1997年成立以來,永續推動「全球熱愛生命系列公益活動」,關懷全球30多萬名弱勢癌童。其中「全球熱愛生命獎章活動」鼓舞更多人愛惜生命、尊重生命,每年選出傑出生命鬥士或是善心人士頒發獎章。成立迄今已表揚68個國家,橫跨五大洲,402位獎章得主,並邀請他們至臺灣一周,送愛醫院、學校、進總統府與各界交流,受到海內外各界支持,甚至被國際媒體,如美聯社、CNN、英國BBC、日本NHK譽為「生命諾貝爾獎」。

  為協助全國弱勢罹癌學生繼續求學,基金會也設立「抗癌圓夢助學金」,從成立至今,每年給予癌童每位至少新臺幣2萬元,特殊重症病童家庭甚至另設專案義助,迄今已幫助將近14萬人。郭盈蘭說,漫長的治療期間,罹癌學生不僅要面對冰冷寂寞的病房,承受治療過程中帶來種種的痛苦與不適,還要忍受無法上學的寂寞;而家長則必須奔波於醫院、家中和工作之間,生活開銷與醫療支出對於家庭經濟來說,更是一筆沉重負擔,需要社會伸出援手,陪伴癌症學子和家屬走過抗癌的艱辛過程。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博士(右1)創辦人周進華(右2)伉儷陪伴么兒周天觀拉小提琴

  郭盈蘭說,做這些事情都是兒子帶給她的啟示,從籌劃到成立,最初只有夫婦兩人,到現在每年舉辦公益活動的義工服務人次,已超過41萬人次,但這一切的背後卻是充滿挑戰。回首成立初期,第一年基金會沒錢僱人,所有事情由她與丈夫一手包辦,印傳單、辦活動的錢,都是透過小額捐款或是義賣所湊出來的。成立迄今24年當中,還遭遇過西元2008年金融海嘯,讓支持基金會運作最主要的小額捐款幾乎掛零,2015年同樣遇上經濟寒冬,2020年面對嚴峻疫情,捐款金額也不如預期。但為陪伴弱勢癌童渡過三次重大難關,夫婦兩人節衣縮食,甚至不得已變賣房產,才暫時勉強舉辦公益活動,頒發抗癌圓夢助學金,持續幫助弱勢病童。

為病童家庭挺身而出 對抗保險公司

  身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也不忘律師身分,要讓這項法律專業也能派上用場,幫助弱勢病童家庭,於是她成立「大觀免費法律服務中心」,多年來負責協助處理多起病童及其家屬的醫療糾紛、保險理賠等事宜,超過12,000件法律扶助案件,其中保險理賠糾紛是基金會最常處理的問題。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博士(右3)幫助所有為生命搏鬥的癌童一臂之力

  郭盈蘭說,過往學生團體平安保險由教育部公開招標商業型保險公司,為學生承保,得標公司須自負盈虧。然而過去保險公司每年雖收約17億保費,但歷年理賠率,保險公司都以商業保險盈餘公式換算,表示理賠支出大於保費。保險公司為減低虧損,增加獲利,曾調增保費,但卻降低被保險人權益,像是將上限5萬元全額給付打65折,其餘變成須家長自費。原本5萬元的理賠金瞬間縮水成32,500元,對於癌童家庭經濟影響甚大,讓郭盈蘭認為相當不合理,出面為重症病童家庭,和保險公司對簿公堂,只為爭取全額理賠。
 

郭盈蘭(右2)24年如一日,每年農曆過年送愛各地兒癌病房,陪無法出院的所有癌童在醫院過年

  她也多次碰上保險公司為減少理賠次數,以商業型保險嚴格規範刁難家長,要求補齊多張單據,或用盡各種理由推託拒賠,讓照顧癌童心力交瘁的家長求賠無門。西元2003年,她帶著20多位肌肉萎縮症病童家長,舉辦記者會公開向社會控訴,呼籲壽險公司秉持良心據實理賠,郭盈蘭也為此也和保險公司打上好幾場官司。她說,每次出庭看見家長們幾乎從頭哭到尾,當時的她就算身心俱疲,也要咬牙堅持打贏官司。
 

郭盈蘭(右3)率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志工送愛肯亞大象孤兒院
 

  保險公司不想少賺和承擔虧損,但學童權益卻被壓縮。郭盈蘭後來擔任學生團體保險委員,多年來推動修改「學生團體平安保險」的制度與法令,立法院終於在西元2018年三讀通過學生保險條例,規定政府為學生團體保險設置專戶,不再由保險公司承擔盈虧責任,理賠金由專戶撥出,保險公司僅收取一定比例「行政作業事務費」,保費與保險公司所得的行政費用分開處理。這項新政策也規定2歲以上幼兒至高中職以下學生均應強制納保,保障全國300萬名學童平安,也讓家長不為保險理賠焦心。

把愛給出去 是讓更多愛流進來

  郭盈蘭嬌小身軀為弱勢癌童忙碌奔走,24年來如一日,卻從未抱怨過基金會的事務累人,她說:「看到這些癌童所受的苦,還有家長心力交瘁的模樣,總讓我想起自己當年是怎麼熬過來的,覺得我可以做些什麼幫助他們渡過生命的難關。」
 

郭盈蘭(左1)與么兒周天觀(左2)及先生周進華(左3)一家人在俯瞰波哥大市一角合影

  周大觀短暫十年的生命,並沒有因為死亡而結束,郭盈蘭接下兒子生前的宏願,將那份熱愛生命的勇氣化為大愛,就像種子發芽,開枝散葉,傳遞給社會大眾。她在《愛與勇氣》一書中寫道:「當您有能力付出時,記得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讓愛迴圈下去,讓愛可以傳至每一個需要的角落,不再局限於自己至親手足身上。當我們把自己的愛給出去的同時,也在製造空間,讓更多的愛流進來。」(撰稿人:黃樂賢)

第二十一屆傑出校友—教育心理學系75級
財團法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郭盈蘭/大事記
  • 1956    出生於屏東縣
  • 1976    屏東師專師資科畢業
  • 1976 -1982   屏東水利國小任教
  • 1986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學系畢業
  • 1986 -1996 擔任士林及臺北地方法院少年法庭觀護人
  • 1991    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系畢業,獲得法學學士學位
  • 1994    考取律師執照
  • 1995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系研究所畢業,獲得法學碩士學位
  • 1997    創辦周大觀文教基金會
           設立「全球熱愛生命獎章徵選活動」,表揚各國生命勇士,展開全球關懷生命走透透系列公益活動
                  擔任學生團體平安保險委員
  • 1998    擔任臺北市政府義務律師
  • 1999    擔任法律扶助基金會委員
  • 2000    成立「大觀免費法律服務中心」,協助處理弱勢病童及其家屬醫療糾紛、保險理賠等事宜
  • 2001    創辦「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章徵選活動」,出版發行生命教育影音光碟、圖書,
                   提供各國作為愛心、品德、生命教育教材
  • 2003    創辦臺灣瀕死研究中心,出版《重新活回來》等瀕死經驗者的生命故事,帶動社會學習樂觀面對生死
  • 2004    創辦「希望獎章徵選活動」,用以獎勵救助中輟生及更生人,化暴力為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