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興

第二十一屆(2021)
張貴興
英語學系69級
作家、臺北市立成淵高中退休教師
  1. 張貴興在1980年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就學期間曾投稿發表小說並獲獎。如〈俠影錄〉獲得第一屆時報文學獎小說佳作獎、〈伏虎〉獲得第二屆時報文學獎小說優等獎。
  2. 張貴興作品多以故鄉婆羅洲雨林為背景,並結合雨林生活與文學知識,以壓抑、黏稠、魔幻的強烈筆鋒,書寫出纏繞人性與獸性、文明與野蠻的雨林異域。例如2018年出版的《野豬渡河》奪得2020年第七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3. 張貴興以寫作為生命,作品家戶喻曉,知名代表作如《伏虎》、《賽蓮之歌》、《群象》、《猴杯》、《我思念的長眠中的南國公主》、《沙龍祖母》等。
  4. 張貴興憑藉《群象》、《猴杯》、《野豬渡河》等作品,橫掃臺灣、馬來西亞、香港等文學大獎,如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金鼎獎、聯合報文學大獎、花踪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紅樓夢獎首獎等獎項。
2021-06-05

來自砂拉越雨林的作家    以寫作體現生命的張貴興

 

勇奪臺灣、馬來西亞、香港文學大獎的作家張貴興,是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69 級校友。張貴興憑藉《群象》、《猴杯》、《野豬渡河》等作品,獲得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等文學大獎、金鼎獎、聯合報文學大獎、花踪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紅樓夢獎首獎等獎項。

豔麗魔幻的雨林書寫風格,是張貴興對生命與故土的生活體驗。張貴興不僅是學習莎士比亞等名家大作的風格,更把像是古希臘悲劇的文學精神潛移默化在文學創作。把生命體會、廣泛閱讀融入寫作,讓張貴興的筆尖得以隨心所欲地編織既魔幻,又寫實的文學世界。融合文學知識與生命洞察、不滿足於現狀而追求更高的層次,並持續灌注熱情和生命於寫作,讓張貴興在文壇中捲起一片獨特的雨林文學世界。



文風興盛的雨林故土 才華洋溢的少年時代
 

大學畢業後,張貴興於圓山動物園留影

  張貴興出生於婆羅洲砂拉越(Sarawak)的美里(Miri)羅東(Lutong),雨林、文學,是孕育他成長的土壤和養份。受惠於中學的文學課程,張貴興得以沉浸於文學大家的名著當中,其橫跨中國古典文學詩詞、《紅樓夢》、近代五四文學,以及英國文學。張貴興特別鍾愛莎士比亞的作品,更深受莎士比亞的影響。此外,馬來西亞更有匯聚和培養不少作家的報刊雜誌和文藝團體,特別是《學生周報》和《蕉風月刊》。興盛文風讓張貴興躋身文苑行列,也讓寫作變成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張貴興(右1)大四時期參加畢業旅行,地點為高雄

  相較於回憶中的蠻荒雨林故鄉,浪漫、風花雪月的文藝創作和活動,是張貴興快樂的少年歲月。即使他笑著說「那是慘綠少年的幼稚文青」,然而少年時期的閱讀、寫作投稿、文藝團體活動,已經燃起讓他振翅翱翔的熱情。

自由與茫然的矛盾    以理想走出生命抉擇

  自高中畢業到來臺升學的一年九個月間,不為名利地自由寫作,是張貴興一生最快樂的日子;對未來去向彷徨茫然的失落,也是張貴興印象最深刻的挫折。焦慮於未有船舵的生命,更不滿於未成熟的筆尖,張貴興以林綠、李有成等馬來西亞作家前輩們皆赴臺升學的抉擇作為燈火,也因楊牧、白先勇等大作家而嚮往臺灣文壇的蔚然,最後決定透過僑外生的身分分發,考進師大英語系。

西元1980年張貴興畢業照

  張貴興在西元1976年到師大英語系升學,時值臺灣戒嚴時期,張貴興見證了那年代的肅殺、壓抑、保守,不過,這不妨礙張貴興追求自由與理想的生命。叛逆、自在、求知的渴望,讓張貴興衝破束縛限制。「文人本來就是很叛逆啊」,張貴興津津樂道,教條規範只會讓飛鳥衝往更自由、廣闊的世界。
 

張貴興(左1)大三時期擔任英語學會學藝長,圖為舉辦演講時與外校師長之合影

  回憶起師大英語系的歲月,老師和朋友都是令張貴興倍感懷念的日子。有幸受教於余玉照、滕以魯、陳祖文三位老師,也高興認識到李有成、賴守正、張大春等作家好友。「臺灣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會突然間冒出個天才!」張貴興笑著回顧昔日求學階段。多方面地閱讀、與作家朋友相互鼓勵、透過出版社投稿磨練寫作,並持續以熱情和生命投入寫作,這是張貴興飛往高峰的路徑。
 

張貴興(右1)大學大三時期,於南海藝術館參加全國大專話劇比賽入圍優等

  「把我的身體葬在砂拉越,心葬在臺灣」,與流浪巴黎的波蘭音樂家蕭邦名言相反的這一句,固然是張貴興漂泊異鄉的感言,其實更是寫作生涯的回顧。張貴興的寫作和大半生都留在臺灣,也在臺灣遇見作家朋友和組織家庭。回想起這一段重要的人生抉擇,張貴興感謝師大提供的公費經濟協助和學習環境、感謝臺灣讓他的人生變得不平凡,更讓他的生命能夠自在地活著。

融合故土、知識與生命的雨林文學世界

  《猴杯》、《群象》、《野豬渡河》等大作,是張貴興寫作風格成熟而穩定的階段。書中充滿柔訥、魔幻又黏稠、壓抑、掙扎的文字,不斷衝擊讀者的感官。不同群體之間的情欲、衝突與暴力、故鄉經歷殖民和戰爭的殘酷與侵犯,皆透過歷史發展和故事情節安排,不斷模糊人性與獸性、文明與野蠻的分際。更使都市出生的讀者泥足深陷而纏繞五官的地方,不僅在於宛如彌漫紙上的雨林空氣、凶險與猙獰,滲透了讀者的毛細血管,更是張貴興雨林文字所呼喚的異域劇場的緣故。這種不自覺地深陷異域的效果,張貴興彷彿正中下懷地微笑說:「這只是故鄉雨林體驗的文學再現。」
 

張貴興(右1)大學畢業時,與英語系學弟合影於男二舍

  「這不是在雨林住幾個禮拜就回去都市所能夠體驗的感覺,雨林孕育了我的血肉,這是我對自然的直接體驗。」《野豬渡河》的人獸雜處和雨林生活,是張貴興最熟悉的自然世界。他能夠把生命的切身體會,如施咒般透過文字,把讀者攝進他重現的文學雨林。張貴興呈現了自然世界複雜的一面,也提醒讀者其實人類書寫的一部份,植根於自己的生活環境。這不是經國不朽的壯舉,而是深刻感受生命、發揮想像、雜糅文學知識與獨特風格的文學書寫。
 

張貴興大學時期,於宜蘭留影

  「當歷史曖昧不明的時候,就是小說家進場的最佳時刻。」張貴興自信地道出文學創作的魅力。過去婆羅洲和砂拉越的歷史,不一定有詳細清晰的書寫記載。張貴興苦笑地說,會有讀者把他的小說當成是歷史事實的婆羅洲。故鄉婆羅洲固然是張貴興感情投入最多的土地,身處異地的處境和冷靜的性格,讓張貴興能夠更全面細緻地書寫故鄉,並寄予深刻的感情。不過,張貴興還是期望,讀者能夠更享受藉由文學所重現的婆羅洲。文學世界是虛構和想像力的舞台,讀者反而能夠在精湛又瑰麗的寫作技巧當中,看到更鮮明的人性,以及更有趣的可能性。
 

張貴興(右1)於師大學生活動中心(現為師大綜合大樓)留影

  豔麗魔幻的雨林書寫風格,與張貴興風花雪月的年青文風截然不同。這除了是張貴興對生命與故土的生活體驗,以及經歷出版社投稿的磨練之外,更是廣泛閱讀後內化文學作品精神的結晶。「只要是好的作家,不管是甚麼作品,都要多方面接觸。」張貴興不僅是學習莎士比亞等名家大作的風格,更把像是古希臘悲劇的文學精神潛移默化在文學創作。把生命體會、廣泛閱讀融入寫作,讓張貴興的筆尖得以隨心所欲地編織既魔幻,又寫實的文學世界。
 

張貴興是第一位獲「紅樓夢獎」首獎的馬華作家


張貴興在西元2019年第十五屆花蹤文學獎,憑《野豬渡河》榮獲馬華文學大獎。(圖片資料來源: 星洲網)

以寫作表達生命 自在而充實的理想

  「寫作讓我的生命更完整。」這不僅是張貴興多年寫作生涯的回顧,更是其人生歷程的夫子自道。從年少意氣風發到筆風成熟精鍊、經歷故鄉雨林與臺灣都市的異鄉生活,又橫掃多項文學大獎,張貴興總是謙虛地笑著說:「我沒有甚麼偉大的願望。」張貴興最懷念的歲月,是年青隨心所欲而不求名利的日子。把寫作視作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張貴興徐徐地說道:「真正熱愛寫作的人,一定會像駱以軍所說的,把寫作當成生命。」
 

張貴興(右1)以《野豬渡河》榮獲西元2020年第7屆聯合報文學大獎,出席接受贈獎,
左1為聯合報執行董事項國寧。( 圖片資料來源: 中央通訊社)

 
人生沒有十全十美    珍惜每一個因緣

  張貴興在師大畢業後,先後在出版社和中學工作。被工作佔據大部份時間而難以靜心寫作,時而會讓張貴興感到愧疚。這些工作不一定給予張貴興重大的影響,張貴興任教時的學生也難以連結兼具老師與作家的他。「人生就是沒有十全十美,那就甘之如飴地享受你的選擇吧。」作為一個作家,張貴興只在意如何盡心完成每一部作品;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張貴興期望能夠照顧好家庭;作為一個人,張貴興希望提升和充實自己的生命。張貴興找到了書寫故鄉和生命體驗的志業,也找到透過寫作完善生命的理想。
 

張貴興(右2)於國父紀念館拍攝畢業照,與人間副刊主編高信疆(右1)及高夫人(左1)合影


張貴興(右1)大四時期於師大英語系館(當時的女生宿舍),與賴守正(左1)、李有成(右2)合照

  回顧大學生活和寫作生涯,寫作固然是張貴興生命中的要素,他還是期望當初自己,以及師大的學弟妹,能夠珍惜與身邊同學、師長、朋友之間的因緣。不珍惜值得重視的因緣,就會失去深入交往的機會,以及讓才華發展的機遇。張貴興像是眺望遠方地說,昔日珍惜的近人,將來都有可能成為自己的貴人,更有可能讓自己走上不一樣的道路。(撰稿人:曹律麟)
 

張貴興(第二排右3)任教成淵高中帶領學生畢業旅行
 

第二十一屆傑出校友—英語學系69級
作家、臺北市立成淵高中退休教師 張貴興/大事記
  • 1956    誕生於婆羅洲砂拉越美里
  • 1970    發表第一篇小說〈復仇〉
              陸續在馬來西亞《美里日報》、《學生周報》、《蕉風月刊》和香港《明報》等雜誌報刊投稿發表小說
  • 1974    羅東政府官立中學畢業
  • 1976    遠赴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升學
              就學期間陸續於《中外文學》、《人間副刊》、《現代文學》等刊物投稿發表小說
  • 1978    小說〈俠影錄〉獲得第一屆時報文學獎小說佳作獎
  • 1979    小說〈伏虎〉獲得第二屆時報文學獎小說優等獎
  • 1980    第一本小說《伏虎》於人間出版社出版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英語學系畢業
  • 1980    於出版社工作
  • 1981    入籍臺灣    
  • 1982    擔任臺北市立成淵高中教師
  • 1992    《賽蓮之歌》出版
  • 1994    《薛理陽大夫》出版
  • 1996    《頑皮家族》出版
  • 1998    《群象》出版,並榮獲第二屆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讀者票選獎第一名、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文學類、
                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最佳中文創作
  • 2000    《猴杯》出版,並榮獲西元2001年時報文學獎小說推薦獎、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 中央日報出版與閱讀
                好書獎、開卷十大好書獎
  • 2001    《我思念的長眠中的南國公主》出版
  • 2013    《沙龍祖母》小說集出版
  • 2016      自臺北市立成淵高中退休
  • 2018      發表《野豬渡河》
  • 2019    《野豬渡河》榮獲西元2019年臺北國際書展大獎小說獎、第43屆金鼎獎文學圖書獎、第15屆花蹤文學獎馬華
                文學大獎、 臺灣文學金典獎年度大獎
  • 2020    《野豬渡河》榮獲西元2020年第7屆聯合報文學大獎、第8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首獎

張貴興教書時期